首页

花红落地微商
花红小黑膏招商服务热线13464942221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3464942221
地址:辽宁鞍山
当前位置:主页 > 花红资讯 > 花红资讯 >
【花红微商】身家过亿的董事长为什么选择花红小黑膏?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7-13
分享到:
身家过亿的阿管
 
明明是个富二代,她却自己挣钱,明明可以开豪车,她却每天爱骑自行车,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她却靠双手!她无时无刻在努力的奋斗着。这就是管华芳,身家过亿的董事长,花红小黑膏总代,出生于杭州美丽的千岛湖,从小在福建武夷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长大,现在定居杭州美丽的西子湖畔,常年在国际大都市上海创业,今天我们听听她和大家说说她和花红小黑膏的故事吧。
 
阿管1
 
我觉得女人一定要保持挣钱的能力,给社会创造价值的能力,不要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如果有万一有什么变故,你也能为家人撑起一片天下。
我们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在90年代我们家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我爸91年开始办厂,当时是入驻杭州经济开发区唯数不多的企业之一,我哥当年在上海一家世界500强的外企上班,我大学毕业后我爸为了留我在自己公司帮忙,给了我公司一半的股份,我在公司做财务兼跑业务,本来可以高枕无忧做个千金小姐,嫁个门当户对的老公,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但不安于现状的我,98年开始自己创业,同时还一直帮着我爸打点公司的日常事务,我开的第一家店“华芳文印社”,立足于杭州经济开发区近二十年,成了当地的地标店。

 
阿管2

我杭州有两家自己的公司,现在分别由我哥我姐在经营,我各拥有一半股份,上海我有自己的公司和数家宾馆超市,在福建有数家海澜之家加盟店,我家先生拥有旗下有数家企业的湛乾集团,我是最大的股东。
 
阿管3

我觉得我这辈子最让自己值得骄傲的是,从来没有主动伸手问谁要过钱花,从来没打过工,从小自强自立,与时俱进一直不停的在创业,我在我爸公司帮他数年,没要过我爸一分钱的工资,也没向他要过公司的一分钱分红,我最初创业因为家人的反对,我创业资金都是向我爸借的,三个月后连本带息还清借款。我靠我自己努力,在结婚之前就有能力买车买房实现财富自由,并在经济上支持我高中时结识的男友,我现在的老公开公司创业,并支助他妹妹数十万开超市创业,教会了我小学没毕业的嫂子打字,把她培养成文印店的老板,并把我的赚钱武器,我开的第一家店,华芳印社送给了她,给了我嫂子养家糊口的能力。
我有个完美的家庭,一个聪慧的儿子,老公一直视我为他的精神之柱,他和任何人都说,他这一辈子只要为他的老婆打工,他自己所开的每家公司,我都持最多的股份,而他自己从不占股,我们家买的固定资产都写在我个人的名下,在娘家我最小,家人视我若宝,在婆家,老少都很敬重我。
我虽然是七零后中年人,但一直以来算是能跟上社会节奏,申请过5位数的QQ,06年的时候因为自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太忙了,几个月没登录被盗了,我玩过股票,炒过房,折腾过淘宝,我还去保险公司上课学习,也曾在直销行业捣腾过,是第一批进入微商行业的老微商,虽然都没做得很大,但一直顺应时代潮流做各种的尝试。
我和先生都是白手起家,通过我们的努力,早在几年前就已家产过亿,大家想不想知道一个身价过亿老板娘为何做起花红微商的吗?
14年3月5日,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自家超市库存比较多的内衣出售信息,没想到在朋友圈销售出好几套,一次无意的发圈让我发现微信朋友圈里的商机,我开始思索着能不能在朋友圈做点生意但是一直没找到自己认为合适的产品。那时我的朋友圈还没有人做微商,我当时心里并没有微商这个概念。

 
阿管

在我苦苦找寻适合在朋友圈推广的产品的时候,机缘巧合,我先生的一位朋友送了我两盒欧丽格面膜,她代理的这款欧丽格面膜卖得非常火爆,我自己用了也感觉很不错,第一次拿了一箱货,从此开启了我的微商之路。
14年真的是微商躺赚年,因为还有自己的实体店和公司一些日常事务需要打点,还要管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我也没花太多的精力去做微商,一个月发几条有关于产品的朋友圈,和朋友聚会的时候聊聊我自己用的面膜,在从事微商这个行业的第一年轻轻松松的挣了几十万。
这两年电商微商的冲击,金融风暴的影响,整个经济不景气,实体越来越难做,15年下半年开始,微商护肤品做得也不再那么的轻松,微商品牌的护肤品越来越多,朋友圈推广得靠标新立异吸引眼球,生意难做,我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低头的时间越来越长,我的脖子和肩膀变得越来越疆硬,后来发展到手指发麻,四肢无力,有段时间手都举不起来,病情严重的时候整天晕晕沉沉睡不醒,甚至有一次开车的时候出现短暂的晕厥,差点出了车祸,骨病的困扰严重的影响了我的生活,我不敢再大意,为了摆脱骨病的痛苦走上了求医问药之路。我的微商事业也因自己的骨病问题陷入低谷,客户大量流失,代理也都另谋出路。在漫漫治疗骨病的路上,我知道医院对骨病并没有很有效的治疗方法,止痛见效最快的打封闭针只是治标不治本,抗生素还会有很多副作用,我一直抗拒用抗生素,也坚决不会因为骨痛而轻易去尝试,于是每天奔波于各理疗馆,推拿,拨罐,艾炙,针炙,蜂毒疗法,只要说对骨病有效的都去尝试,经历最痛苦的是去尝试所谓的祖传正骨方,医者说我这些问题都是因为颈椎骨节错位压迫神经引起的,让我坚持一个疗程一定能把我的骨病治好,治疗的时候用木锤狠敲椎肩骨,那种痛真的是撕心裂肺,想着忍一时之痛能带来一辈子的解脱,我被折磨了一个多月,结果病情并没好转。
在我求医无门无比绝望的时候,我的好搭档也是我做护肤品微商总代存在告诉我,她现在代理的花红小黑膏效果非常不错,让我可以试试,我的皮肤极奇敏感,普通药膏我根本不能用,一用就过敏,对膏药我有些惧怕,我先从她那里拿了两张试用,第一次在颈椎贴了一贴,半小时后就感觉热乎乎的很舒服,带着死马当活马心态,拿了一个疗程3包每天贴三贴,三包用完后,颈椎问题引起的并发症都没了,再用了一包巩固后,到现在有半年多时间里,偶尔用手机用得多感觉颈部有些累就赶紧贴一两贴做保养,颈椎病再也没复发,后来公司有拿两箱货抽奖活动,我定了两箱,没想到第一次补货幸运的中了一台爱疯7,但是因为做了四年的微商,做得有些疲惫了,虽然自己对花红产品很认可,因为没遇上那能激起我兴奋点的能量,一直都没授权加入花红微商,直到遇到珊珊,被Sherry团队的培训体系和帮扶政策所吸引,她的激情和无私的奉献精神点燃了我,让我重新拾回在微商界博一把的信心,在此感谢我的好搭挡存在,她是我做护肤品微商最得力的干将,我带她入门一份美丽的事业,她给了我一生的健康!引领我到加入花红这个充满正能量充满爱的大家庭,收获了一份新事业,给了我重生的希望。
为了发展我的花红事业,我开始寻找能让自己快速成长的突破口,我的朋友圈,因为长时间没用心打理已经长满了草,感觉平静如水的朋友圈很难再激起什么浪花来,经过对市场的了解,我觉得要快速成长,地推应该是一条最好的捷径,于是开始准备地推物料,物料都备齐了却一直走不出心里的那道坎,毕竟在大公司老总的位置坐了那么多年,真的是拉不下那面子,后来把我自己的顾虑告诉我老公,我老公说,你小黑膏用的效果那么好,你是去给骨病患者送健康,没什么丢脸的,因为这句话,我有了走出去的勇气,真的很感谢我的老公,我做任何事都给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不论是卖护肤品,还是卖小黑膏,虽然他要打理一个集团公司非常的忙,但他只要稍有空闲都会帮我忙,还会给我介绍客户,甚至帮我出货。
虽然得到家人的鼓励和支持,但还是摆脱不了心魔,怕遇见熟人,刚开始做地推的时候选择了离家比较远的夜市,地推第一天,首战告捷,只有两个多小时,我有一百多的收入,第二天有了三百多的收入,我家娃因为是男孩,不是那么的自觉,我晚上做地推,不能照顾儿子,于是想到找一个白天能做地推的地方,有了几天的地推经验,我也不再害羞,把目标锁定我娘家隔壁的农贸市场,我把我自己的想法告诉我家人,没想到家人对我这送健康的大爱行为非常支持,农贸市场的老总正好是我爸的朋友,我爸帮我搞到了一个很好的地推点。于是真正开启了我的地推生涯。
第一天在农贸市场做地推,我一大早就到了市场,摆开我的摊位,没想到开始两个多小时都无人问津,有些气馁,给我爸电话诉苦,我爸让我要有耐心不要太心急,没想到刚放下电话,就有几位客户买好了菜过来咨询,我为了留住客户,先给几位客户免费试用,没想到的是一个人坐下来贴小黑膏,引来了好多人的围观,你十片他一包,半个多小时卖了三包多,我又打电话把好消息告诉我爸,我老爸在当地还是挺有名气的,到了市场遇到了很多熟人,给人信任感徒升,小黑膏又被抢了好几包,家人知道上午我一人忙不来,下午我嫂子我妈也来帮忙,我妈帮我发宣传单,我嫂子在帮客户贴小黑膏,那一天,总共出了十四包多的货。

 
阿管4
 
第二天一大早,全家总动员都去帮我推广小黑膏,一上午又出了十几包的小黑膏,下午因为公司有重要事情我得赶回上海公司,在上海一呆就是五天时间,因为我嫂子不专业,小黑膏地推业绩急具下降。因此也错过了趁热打铁的最好时机。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很多客户用了小黑膏病情缓解了,吸引来很多以前观望的客户,我的生意日趋稳定,我觉得要做地推,除了物料的准备,专业知识的准备很重要,不专业会浪费很多客户资源。
我地推满一个月的时候,升级总代拿的十箱货都出完了,在我升级前,我推广小黑膏快半年,也只卖了一箱多的货,没招到一位代理,升总代一个月招了两位省代,五位市代。
在我讲我和小黑膏故事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表示质疑,我还这么年轻怎么有可能有那么严重的颈椎病,是在编故事吧,编故事也得有理有据,我在这里跟大家讲讲我的骨病血泪史吧。
我现在虽然才四十多,我骨病病龄却有三十多年了。
每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一把辛酸泪,我也不例外,我其实也算是个富三代吧,我爷爷曾经是杭州淳安富甲一方的商人,虽然我爷爷在我爸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我爸在文革的非常时期依然被做为走资派黑五类的强力批斗对象,因为忍受不了那种非人的折磨,在我一岁不到的时候,我爸在善存良知的村支书的帮忙,拖家带口支身逃到千里之外福建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逃离了被人非人的折磨,远离家乡在无亲无故的陌生环境过着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生活。
我爸妈会油漆木匠手艺,在他们的坚苦努力奋斗下,我们一家那在小山村立了足,并过上了比村子里的人还富足的生活。随着改革开放,我爸不安定的心蠢蠢欲动,开始做起了买卖,有投资就会有风险,在我十岁的时候,那时村里万元户还是凤毛麟角,我爸却因做生意亏欠了好几万。
那时候家里生活过得非常艰辛,我读三年级的时候,10元的学费家人都拿不出来,老师从开学初就一直向我要学费,后来知道家人也没法拿出来,我开始自己想办法去赚,人家小孩捡来破烂兑糖果吃,我却卖钱积赞学费。只要能攒钱的活儿我都去做,半年的积累,终于在放假之前交上了学费。
暑假的时候,我去花农那边包了片地帮忙采茉莉花赚钱,那时我们家里有一片鱼塘,家里还养着两头猪,暑假的时候鱼草猪草几乎是我承包的,有一次找到了一肥沃的草地,草割多了,又舍不得扔掉,一担筐被我塞得非常紧实,那一担草对一个十岁女娃来说,份量不轻,我牟足劲挑起了重担,结果把腰给闪了,回去把情况告诉我妈,我妈回我说小小年纪哪来的腰呀,没事的过两天就不痛了,老妈一句话的误导,我的腰足足痛了二十多年,那些年每年的暑假,我得忍着腰部的巨痛,每天中午要弯着腰顶着烈日采几小时茉莉花,除了割草,还要收割水稻,上山砍柴,有的时候腰痛得根本直不起身来。后来自己懂事的时候,自己有去买过膏药贴敷,但天生的过敏性体质,对药膏过敏,根本不能贴,我对红花油等含酒精的产品也过敏,我生我儿子剥腹产,产后打麻药的地方也一直痛,新伤加旧痛,自己却无计可施,我婆婆听说我的情况,在给我儿子断奶后,给我找来了一些偏方,又是煎服草药,又是外敷,养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把腰痛的问题给解决了,但因为长期服药对肠胃的剌激,又落下了肠胃炎的病根。
其实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有了肩椎病肩周炎问题,我一直很要强,做事很拼,开文印店的时候为了给客户赶文稿,经常一天连续十几个小时有时甚至通宵伏案打字,感觉颈椎累的时候就找人推拿缓解,这样的情况持续好多年,在治腰痛的时候,应该药效对颈椎也有缓解,直到四十多岁,做了几年低头族又开始爆发。
几十年的骨痛折磨,我深知骨病患者的苦痛,遇到花红小黑膏这么好的产品,自己也希望能用各种方式做推广,让更多人解脱骨病的痛苦。相信只要通过我们的努力,口碑相传,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我们的产品,让更多人受益,我爱花红,我因成为花红健康使者而荣耀。
以前我自己做生意很忙,孩子都顾不上管,都是我妈在带,后来我妈身体不好,孩子我自己来带,孩子事业总是难两全。前段时间我妈住院,我上午做三小时地推,下午去医院陪我妈,晚上在家监督孩子学习,一个月做微商收入近三万元,做微商一样,孩子,事业,家庭,照顾老人,我一样都不落下。从商二十余载,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好的事。
如果你也处在孩子事业照顾老人难两全的囧境,不防来尝试做微商,花红微商欢迎你的加盟!


 
加入我,成就你!

扫描下方二维码,给自己一个月入十万的机会!

花红小黑膏二维码

 

Copyright ©   2017-2019  花红小黑膏-花红粒可轻-花红店多多官方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联系方式:95167755@qq.com
ICP:辽ICP备17010448号